• 咨詢熱線:0571-87004881

行業聚焦 ASSOCIATION NEWS

不良處置成“香餑餑” 民資積極搶灘布局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發布時間:2016-11-26

◎每經記者 施娜

  前即將,銀監會頒布陜西、青海、黑龍江、浙江、上海5個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的名單。

  11月23日,浙江新獲批的光大金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準備組負責人朱軍在“2016長三角(溫州)不良資產處置創新峰會”上告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該公司正在進行開業準備。

  記者注意到,隨著地方AMC的擴容,民間AMC也很活潑。“銀行眼里的燙手山芋”成為了他們眼中的“香餑餑”,越來越多的民資開始搶灘布局不良資產處置。

  不過,與以往“三打”(即打包、打折、打官司)的不良資產處置手段不同,當下行業正涌現出新“三打”特點,即在打包和打折的基本上,朝著打造不良資發生態鏈的方向發展。

  不良處置迎來新機遇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2016年被很多業內人士以為是本輪不良資產處置暴發的元年。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三季度,全國貿易銀行不良貸款余額超1.49萬億元,不良率達1.76%,不良“雙升”趨勢延續。此外,許多銀行的不良貸款凈生成率仍維持在高位。

  在區域散布上,江浙地域不良形勢有所延緩,東北省份態勢嚴峻。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浙江的不良貸款余額為1900.70億元,不良率為2.39%;吉林的不良貸款余額為568.48億元,不良率為3.53%。

  為“消化”不良,今年以來,相關部門連發三道“金牌”:允許銀行試點不良資產證券化、不良資產收益權轉讓以及市場化債轉股,并且這些試點很快都得到了落地。

  與此同時,一些嗅覺靈敏的民資開始紛紛搶灘不良處置范疇。

  杭州坤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支勝利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企業只是資金鏈出了問題,但其受壓資產、問題資產等,并沒有涌現問題,且有一定的投資機遇,“這是特殊的資產,要用特殊的方法去看待”。

  同時,支成功表現,不良債券市場在閱歷了1999年~2008年的十年政策期及2009年~2013年的五年空缺期之后,從2014年開端,預計到2023年,行業將迎來十年機會期。這個機遇基于產能多余、產業構造調整、產業整合。

  此外,也有一些業內人士表示,與前兩輪不良資產處置不同,本輪不良資產處置已經進入了資金密集型和技巧密集型的階段。

  社會化解決手腕興起

  據懂得,目前不良資產處置市場主要有三類機構,分離為國有四大AMC、地方AMC、以及民營資管(指非持牌AMC,亦稱為民間AMC、社會AMC)。

  此前,銀監會發布《關于恰當調整地方資產管理公司有關政策的函》放寬了地方AMC的相關限制,允許每省最多可設立兩家地方AMC,并松綁地方AMC對外轉讓不良資產。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1月,銀監會已經同意了總計31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

  但當前不良資產市場之大,僅靠這些機構遠不能解決。以浙江省為例,四大AMC已成為浙江收購和處理不良資產的主要機構,但其在浙江批量收購的不良資產僅為該省銀行業處置的全體不良資產的40%左右。

  對此,浙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首席戰略官李傳全表示,不良資產與經濟發展浮現高度逆相關,擁有高度的周期性;隨著寰球化和一體化的深刻,NPL(Non-performing Loan,指不良債權,銀行放款債權)出現不同同步性特征;各國政府都會創造手段進行干涉,通過AMC手段進行NPL化解,社會化手段是解決NPL的重要門路。

  而某民間AMC人士則表示,國有四大AMC實力雄厚,全國經營,但市場化程度不高;處所AMC實力雖不如四大AMC,但當地資源豐盛、基礎深摯,且受到當地政府支持,不外只能在所屬區域內經營;非持牌AMC經營不受地區限制、專業化水平高、募資渠道多元、退出辦法多樣,資本運作能力強。

  那么,風險又該如何掌握呢?

  杭州胡巴資產治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傳宏表示,現在投資不良資產要賺的錢是經濟周期的錢。其中,第一要對未來的經濟發展有所斷定;第二,對相關的區域經濟的未來要有判斷;第三,在不良處置過程中應用一些金融工具,獲取本錢比較低的資金;第四,資源整合的才能是決議是否賺錢的要害;第五,學會利用大數據和互聯網。

  而在危險把控上,支勝利也給出了他的判定標準,“主要有兩點:其一,是否足值;其二,流動性如何。”

星空娱乐app下载安装